人口近13亿的非洲大陆被“盯上了”。

 

“我在2016年就去了非洲,但也是从去年才发现身边的中国互联网创业者多了起来。”一位在非洲打拼三年的创业者感慨。

 

其实,不少中国VC/PE也开始将目光投向这片大陆。今年年初,清流资本组团到非洲当地进行两周的考察,试图尽早抓住这场非洲红利。


此前,凯辉基金、戈壁创投等也曾到非洲做过大量的研究。去非洲,似乎开始成为中国创投圈的一股潮流。


尽管非洲在世界经济体中依旧处于比较边缘的位置,但关于其经济发展的乐观预测,可以说从来没有停止过。非洲创投,怎么就火热起来了?


非洲创业真相:大部分互联网项目都是赔钱的


2016年,林北大三休学,跟着见过不到三次面的徐文去非洲创业。

 

他们最初的项目,是要在非洲卖手机,但有传音挡在面前,初来乍到的新手根本无法占领市场,项目就搁置了。此后,徐文转头去做了旅游项目,如今已经掌握了很多高端精品旅游热门线路,林北则和在非洲结识的其他中国朋友,做了一本面向当地华人群体的中文杂志,后来这本杂志成为了他的副业。

 

“那个时候,非洲绝对没有现在这么热。”林北说。他们是这一轮“非洲热”中,较早一批去非洲大陆寻找机会的年轻人,直到2018年回国毕业、之后又返回他在非洲工作的现任公司,林北突然发现,越来越多的人走入非洲大地创业,他的朋友圈里,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非洲创业者

 

“非洲创业者”是个统称,它包括从非洲以外远渡重洋而来的国际创业者,其中中国互联网创业者和投资人很多;还包括早前以及现如今依旧去非洲淘金的开工厂、做传统企业、政府合作项目的人;当然还有非洲当地留学归来的海归。这些人形成了一个基本的非洲创业生态。

 

工作生活在那里的人都会感受到,整个非洲就是一个大型的“北京折叠”,层级划分明显。从北向南,非洲经济状况基本上由好变差,当然最南端的南非除外;但从经济增速上来说,东非增速全球领先,北非增速较快,西非显著好转,南非停滞。在非洲,国与国之间,地域与地域之间,甚至即便是同一个城市的市区与农村地区之间,收入水平都极其不平衡。

 

这也直接导致了,互联网项目想要大面积铺开市场会遇到的初步困难——基建不发达,收入不达标,地域差异明显,难以统一推广铺开。

 

林北最直观的感受是,大部分出海来非洲的互联网项目都是赔钱的。因为穷人真的非常穷,有购买能力的人非常少,非洲有的国家的整体消费水平,可能也就相当于中国的一个四五线小城市。”

 

“这里网购非常贵。”他观察到的赔钱的公司,还是以电商、移动支付等居多,大部分在咬牙坚持,靠着融资支撑同在非洲创业的高唯也认同“大部分互联网项目都在咬牙坚持”的说法:“手机差,网络差,物流配送成本高,而且当地人更多需要刚需品,电商生存基础很薄弱的。”

 

在林北的眼里,投资非洲的更多是个人投资者,比如一些企业家赚了钱,想要投资一些小项目。他所接触到的规模化的创投产业比较少。

 

但实际上,来自中国的创投势力早已经大举进入非洲大陆。


中国VC来了


“PE在非洲活跃的时间比较长,差不多有近15年的时间,主要集中在金融服务、基建等行业。VC活跃起来则是最近。”凯辉创新基金合伙人杜凯介绍。


他认为,最近几年,随着非洲通信网络的发展,加之智能手机、功能机等在非洲的使用和普及,以及各种社交软件的快速发展,人们有更多机会互相接触和连接。技术的突破以及数字经济的发展,对VC来说都意味着更多更好的投资机会。

 

今年4月,凯辉基金与AfricInvest宣布联合成立凯辉非洲创新基金,专注于非洲市场,AfricInvest是非洲最具投资经验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之一。

 

风投是活跃的,但分地域。肯尼亚、尼日利亚、埃及、南非等地比较活跃,与此同时,加纳、突尼斯、摩洛哥和科特迪瓦等国家吸引的投资金额也在显著增加。”杜凯如是说。而在同样密切关注非洲市场的清流资本看来,西非的尼日利亚、东非的乌干达、肯尼亚,是非洲3个最具代表性的市场。

 

大批VC/PE被这片大陆吸引。2019年初,清流资本的投资总监陈耘和分析师陶凯带领的团队,在非洲进行了为期两周的考察工作。“移动互联网作为新兴产业,正在那片大陆上崛起。”他们觉得自己正在投资于未来。

 

“非洲有人口红利,2050年将超过25亿,期间世界约50%新生人口将由非洲贡献,人口结构年轻化。”考察后,清流资本团队对非洲的人口、产业结构、基建、移动互联网等的发展有了深度的认知,他们也介绍了当地的资本情况——

 

据Disrupt Africa报告,2018年共有210家非洲科技企业融资3.35亿美金,同比融资额增长71.5%,完成融资初创企业数量增长32.1%,创业氛围逐步热烈。

 

更重要的是:“2018年,210家非洲初创企业平均融资额仅为159万美金,除去欧美后期私募基金的成熟期并购项目,非洲资本供给在创企成长期面临真空缺口,为携带资金和互联网know how的中国资方出海提供机会”清流资本介绍。

 

随着中国资本这两年逐步认可并发掘Boomplay、卖到非洲网、Kepay等中国优秀非洲出海团队, 2019年年中开始,也将有大量基金进入非洲实地调研。

 

戈壁创投也在寻找非洲投资机会,其投资总监涂知悦说:“非常看好非洲市场,与其他地域相比,非洲整体的市场竞争相相对缓和,新的创业强者进来,成为某个领域巨头的可能性很高,而这种机会在中国、印度其实已经不多了。

 

“我到非洲去,看到他们零售业态十分原始,本地有非常多的这种路边摊,衣服乱堆在地上,各家之间也没有产品区别,估计都是从义乌批发过来的。但是本地的需求非常大,供给少、性价比低,也出现了很多电商平台。”她介绍。

 

募投管退也在逐步完善,2019年3月14日,非洲第一大电商Jumia赴美IPO,历史融资超8亿美金;2018年2月,尼日利亚电商巨头Konga于被本土硬件制造企业Zinox收购,历史融资1.08亿美金VC/PE退出渠道逐步明晰。

 

“Jumia当然用过,我在上面买了一个吹风机,货到付款,配送费大概是7块钱人民币,两天半就送到了。拿到手发现,购买选择和外包装盒上都是蓝色,打开却是粉色的,令人窒息。”林北没有直接评价Jumia,只讲了这么一个例子。


“非洲创投才刚刚开始”


不少去非洲考察过,或者曾在当地工作生活过的人,都曾试图为“非洲淘金热”泼来一盆冷水,起码想要纠正“非洲经济正在超高速发展”这样的定位。

 

杜凯却认为,“非洲创投才刚刚开始,各有优劣吧,但也有实现跳跃式发展的机会,有许多成熟的、可借鉴的经验。”

 

据调查,到2020年,60%的20至24岁非洲青年将接受中等教育(目前是42%),这些趋势将推动更高的商品和服务消费需求的出现,因此,凯辉认为非洲的互联网项目也不会都“难过”。“比如2007年就在肯尼亚成立的电子支付公司M-Pesa,目前已实现在6个国家开展业务。”

 

“越来越多的国际创业者在非洲创业,这和中国的情况很不一样,只要是好项目我们都感兴趣。当地的创业者当然也在选择范围内,这些人通常都受过良好的教育,又很了解当地的情况,是基础比较好的创业团队。”杜凯说。凯辉非洲创新基金则更加关注非洲法语区国家的投资,多集中在B轮项目。

 

尽管有着人口红利,高唯却认为,追求快速的轻商业模式并不适合非洲,“也不是不能做,只不过会过的比较惨。因为一旦有巨头进入,或者大量资本催生起一个竞争对手,你一个孤立无援的项目肯定会被迅速扑死掉。”

 

一个案例是,非洲的“滴滴打摩托车”的项目,遇到了昆仑万维周亚辉一夜之间铺设10万量摩托车做的类似项目,只有千余万余摩托的小公司,顷刻间就面临了覆灭。

 

巨头的猎杀能力,将让创业者倍感压力。高唯介绍:在非洲,被来自中国的一些央企或者国际巨头所垄断的矿业,或者资本型的大的制造业,如水泥、石油化工,以及被印度人占领的电信、银行等行业,都过得比较好。据说非洲的首富就是做水泥厂这种在中国已经极度饱的行业。这些项目的共同点是,根基深厚,巨头公司的拥有者十几年如一日的盯住一个行业,建立起自己绝对的壁垒。

 

他觉得:“如果还想找别的机会,可以选择做渠道,要付出更多的艰辛,中国或者欧洲的巨头也不会选择这么苦的方式,所以能够突围出来。”

 

考察过后,清流资本则认为配合基建升级下的“水、电、煤”将成为互联网落地的First Wave,其中移动支付、出行、物流是他们所看好的方向。而投资创企团队背景,也将逐步由中国出海团队为主向当地本地化团队为主转变。

 

56个国家,人口接近13亿的非洲非常分散,并不能简单当成一个整体来看待,但整个非洲大陆都将感受到中国以至全球资本的“热情”。

  

(应被访者要求,文中林北、高唯、徐文为化名)


本文内容来源:智见MAX


影谱科技用VideoAI技术创造一个影像自动化生产的产业:Forrester发布人工智能技术预测
【砥砺奋进五年间】州直打造高效便捷绿色的现代化物流体系

上一篇

下一篇

再不投资非洲就晚了